北京有几支中超足球队

2019年07月19日 03:14  来源:北京有几支中超足球队
 

有评论笑称吃饭时根本看不了这一集,的确这个故事味道不小,所以寻找演员时问题也不少,好几位女演员均表示不能接受这个角色。这时候陶慧伸出援手,应邀参演。她出色的完成了角色的多面性,表演放屁的段落时也毫无包袱,甚至有点放飞自我了,放屁大赛辫子飞起来的主意就是她想出来的。之前我认为是《武侠》现在也得让贤了。其次因为剧情本身就无厘头得不行,所以打戏也很难让人以认真的心态去观看。seen men take a stand我见证了人类开始直立行走“暴食”、“贪婪”、“懒惰”、“嫉妒”、“骄傲”、“淫欲”、“愤怒”,这是天主教教义所指的人性七宗罪。城市中发生的连坏杀人案,死者恰好都是犯有这些教义的人。凶手故弄玄虚的作案手法,令资深冷静的警员沙摩塞(摩根?弗里曼 Morgan Freeman 饰)和血气方刚的新扎警员米尔斯(布拉德?皮特 Brad Pitt 饰)都陷入了破案的谜团中。他们去图书馆研读但丁的《神曲》,企图从人间地狱的描绘中找到线索,最后从宗教文学哲学的世界中找到了凶手作案计划和手段的蛛丝马迹。凶手前来投案自首,这令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以为案件就此结束,怎料还是逃不出七宗罪的杀人逻辑,这次凶手瞄准的目标,是那个犯了“愤怒”罪的人……(豆瓣评分 6.4)

孙绝妙也是陆三金本金!↓ 猛戳一下!如何评价豆瓣?八位探员的工作仍未结束,先不多言。播映过的单元角色使命已经完成,放在下面的单元故事创作中一起说。我希望《动物管理局》也能给观众这种感觉,平时大家打打闹闹,嘴炮不断,但遭遇外界风险时,每个人都能放心地将后背交给家人,视这里为避风港。片中花了很大篇幅去描绘这个温馨治愈的家庭氛围。旧时光主要是输在营销上吧,小美好热搜挂四五个营销号大V狂宣传,旧时光我也是听朋友强烈安利才去看的(感谢我这个朋友!安利了这么好看的剧给我!)其实我觉得旧时光是一个很能经得起细细品尝的剧同样都是讲过去的那些年,小美好的bug很多,江辰穿着今年新款演一部零几年的电视剧,等等相反旧时光处处伏笔,而且全员演技在线,台词功底什么的都很棒,值得一提的是周周妈妈去世的那天晚上,周周在雨中推林杨的场景是致敬两小无猜的经典场景!!我看很多人说导演手抖,额,我觉得还好吧,看剧的时候都没注意,听说这个是表现人物情绪的(?)近景主角永远不能同框的小美好感觉上总是缺点东西原名The Man from Earth,2007年的一部美国科幻电影

段未然——别问我,我没有口头禅,我是机器人,我24小时不离岗(打扰了)。最后简单点评一下张晋。heard oceans roar曾听过大海怒吼非常喜欢本片!贴一篇我写的影评吧,我认为此片被低估了,绝对是非常出色的电影,不过因为剧本完全来自格雷史密斯的书,导致在真实性和客观性上有所不足——但奥利弗·斯通极其偏执的《JFK》不一样是经典么!(btw,这是多年前写的东西,有点不够沉稳)潜入无尽的黑色海洋   一直在期待《十二宫》,当然因为喜欢大卫·芬奇。这是一个能从各方面都能满足你的导演:他具有强烈的批判性,能挑逗起你的愤怒,你深藏心底的恐惧和不安, 让你从他那里找到回击现实的话语;他善用隐喻,在精巧的故事外表下总要埋藏着纷繁的象征,指引你在意义的迷宫中巡游;他玩弄技巧,实验性地去创造新奇的镜 头感,但特效在他手里,不是斯皮尔伯格或者彼得?杰克逊那样的趣味玩具,而是能发出巨大噪声和能量的电声吉他;他展现暴力与疯狂,不带一点欣赏或者鼓吹, 只投射去冷冷的审视目光。    这一次,大卫·芬奇让喜欢他的人惊异了。《十二宫》完全不同于他以前的影片。这个关于连环杀手的故事,完全没有惊悚暴力的场景,所有杀戮的镜头都会适时的止步切换。除了临近结尾时杰克?吉伦哈尔在地下室一场戏,你几乎能感到大卫·芬奇在尽力避免让观众进入紧张惊惧的心理状态。影片也没有了大卫·芬奇招牌式 的炫技镜头——你一定对《搏击俱乐部》开头那个从人体内一直拉出来的镜头印象深刻,还有《战栗空间》片头华丽的字幕特效。在《十二宫》里,你一点也看不到 那种在楼房管道里快速推进的镜头,预告片里用CG制作的金门大桥俯视镜头在片中其实只是一闪而过。当时fans都在说这个镜头表现出的特效水准平平,现在 看,显然导演心思不在这里。大卫·芬奇那种主题先行式的意念和象征也不见了,你很难用这个电影套入“导演通过……表现了……”这种句式。可想而知,影片的 故事性也就不会像《七宗罪》、《心理游戏》、《战栗空间》那么紧凑好看。   158分钟!大卫·芬奇用这个连史诗片都未必能达到的片长,拍了一个毫不热闹,毫不深刻的故事。他到底在想什么呢?看到30分钟,你大概就会 感到,导演这次采用的是非常写实或者可以说平实的手法。不要追车,不要枪战,甚至不要与罪犯的斗法,不要主角的机智过人、灵光一闪,所有情节都在缓慢艰难 地向真相迈进,然而真相却似乎总在离你几尺远的地方飘荡。所有演员,小罗伯特·唐尼也好,杰克·吉伦哈尔也好,马克·鲁弗洛也好,非常恪尽职守地完成了表 演,然而没有地方可供他们发挥,没有恐惧没有愤怒没有对抗,只有吉伦哈尔的妻子平静无力望着他的眼神。在这个多线铺陈式的故事里,主角被摒弃了,表演也被 摒弃了。大卫·芬奇在想什么呢?    我想到了另一个曾以风格著称的大卫,大卫·柯南伯格。2005年,他的《暴力史》也是大异往昔之作。也是放弃了一贯张扬凶猛的另类手法,用非常写实的成熟 手法来讲述故事,也是尽力克制在影片中彰显自己的主观情绪和主观思想。没错,刻意的克制,这正是大卫·芬奇在《十二宫》里所作的。虽然影片里仍然包含着大卫·芬奇对体制的批判,比如影片用了很大篇幅来表述破案过程中,各个警察机构是何等的无法合作,各行其是。也仍然有对生活中无处不在的黑暗气息的描述,包 括吉伦哈尔平淡乏味的家庭,小罗伯特·唐尼宿醉难醒的人生,马克·鲁弗洛屡屡被粗暴打断的睡眠。但更重要的,我感到是大卫·芬奇对这个案子本身深深的迷恋,他想展示自己对这一事件的理解,甚至是重建历史的努力——就好像奥利弗·斯通在《刺杀肯尼迪》里所做的一样。当然,奥利弗?斯通在“JFK”里塞进了 太多慷慨激昂的口号和漂亮的思想,多少有点令人厌烦。    “十二宫”是美国历史上最离奇最复杂的悬而未决的案件,就好比是英国的开膛手杰克。网上一直有专门的网站讨论分析,试图破解真相。它本身就像一块巨大的磁 石,拥有强大的吸引力。大卫?芬奇大概深知,加入华丽的技巧,加强故事性,真实就会随之变形。然而说到底,真实是什么呢?芬奇不过是严格依照原作者格雷史 密斯,也就是影片中吉伦哈尔扮演的漫画家的观点来讲述故事。换句话说,大卫·芬奇最多忠实于了格雷史密斯的真实。很多对这个案子感兴趣的人都指出,影片有 不少与事实不符的地方,比如受害者达琳的妹妹在监狱里说出的名字不是“阿瑟?利?艾伦”的“利”而是“凯恩”;结尾处见过“十二宫”的男人实际并没有那么 肯定地指认阿瑟·利·艾伦的照片等等。所以,进一步说来,大卫·芬奇大概想要的只是《十二宫》的黑暗底色,是这个故事背景中,恐惧不安的七十年代(其实影 片还是运用了不少特技,复原当年的旧金山景象);是影片中所有试图寻找真相的人绝望的努力——就算吉伦哈尔找到的是真正的凶手,他也只能望着对他说“我能 帮你什么忙么?”的恶魔,说句“不需要”然后静静离开。生活可能就是我们的“十二宫杀手”,你知道一切都没有结局,没有希望,但你仍然疯狂地想拼起所有碎片,呈现所谓完美的真实。    如果说,《七宗罪》和《搏击俱乐部》所展现的,是生活的海洋中泛起的黑色大浪,那么在《十二宫》中,大卫·芬奇则带你潜入了深深的黑色海洋。这里没有空气和阳光,只有无处不在的恐惧、黑暗、绝望与混乱,因为身边一无所依,你也就根本无处躲藏。|||直接上一篇我六年前写的评论(好一盆洗澡水!——说说《十二宫》 (十二宫 影评))好一盆洗澡水!《午夜场》上早早就登出了《十二宫》的影评,但是等到看完影片,我才抓来翻翻,提到《法国贩毒网》算是想到一块去了,因为这部《十二宫》实在太独特了,我想了半天,才觉得恐怕就《法国贩毒网》的味道与之最为类似。但是,也只是感觉类似,认真追究一下的话,《十二宫》的特质真的是独一无二的。最值得说的是它的去戏剧性。想起《法国贩毒网》很多人都会第一时间想到纪录片风格,确实,那部电影的超写实风格给人这样的感觉,那么《十二宫》也能说成是纪录片风格吗?我觉得不然,因为,从头至尾,尽管它表达上非常的简省和朴素,但是和纪录片所努力要做到的让观察者消失的感觉不一样,《十二宫》的效果恰恰是因为太强调一种冷静,而越发让你感觉到观察者的存在,连观察的角度都是严格限定好的。在这部电影中,我们习惯的芬奇式长镜头那形同鬼魅般的游移看不到了,在"Panic Room"中那个对房子全景式的描述是相当令人拍案叫绝的,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中景和全景,几乎没有特写和很绚丽的长镜头跟镜,而且给你的感觉是,他就始终压在那里不动。以湖边双杀桥段为例,最平常的谈话,突然被一个逐渐走过来的杀手打破沉寂,对杀手的推进,给的机位几乎没有变,就是受害者视角,在谈话同时的几个平稳的切换中,可以看见凶手按正常步速走过来,然后亮出手枪——这简直不像一部描述悬案的电影中的凶杀场面,就像描绘一次上街购物一样平常,到后来双方对峙的时候,仍然是中景和近景的切换,平缓得不得了若不是对话里天然的紧张感甚至显得有些冗长,到凶手开始动刀都没有一点点变化。如果是一般警匪片怎么拍?肯定是不停地在受害人和凶手间做快速切换,当凶手制服了两人,开始行凶的时候,有可能就是希区柯克式的举在半空的刀--受害者惊恐的脸的特写--手臂挥舞的动作--飞溅的血(视分级考虑是否保留)--受害者乱晃的四肢……具体方式或许不同,但用快速切换来营造紧张感是几乎不会少的。如果是纪录片式的拍摄法,怎么拍?虽然纪录片也喜欢用定机位,也喜欢镜头保持不动,但对于这种场面,更可能的方式是手提,晃动,也许切得可能不会太多,但高速运动中那种真实或者仿真的模糊感,还是让你感觉到紧张,比如《伯恩的霸权》。可是,无论哪种拍摄法,虽然制造的紧张和刺激都要比《十二宫》强大得多,但在《十二宫》这样又迟缓又冷静的镜头里,看着两个人似乎有点希望但很快被扑灭所有希望无助地被害时,那种真实的绝望感是其他拍摄法无法比肩的。我想这才是芬奇这样“压抑”镜头欲的原因吧。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他只是最大限度地将叙事技巧中主观加入的戏剧化去掉,凸现出事件本身,从手法上来看,并不能说是纪录片式的。从叙事方式上来看,这种去戏剧化就更加明显了,最大体现在避实就虚上。每当遇到一个值得去大书特书的情节时,芬奇总是很令人觉得意外地一笔带过,之前做的铺垫越多,就越是草草一笔了事。比如解开十二宫密码的时候,那个历史老师的解谜过程忽略不提,只是在她刚打算介入的时候提一下,然后迅速在传媒上宣布解谜成功。这个还算小的,《午夜场》上提到的那两处更为典型,老记者去会见线人,还有受害者母女(洋人名字记起来总是很麻烦,相信看过电影的都知道我说的是谁,大家见谅啦)逃脱魔爪,这两处极具戏剧性的场面,都仅仅在开头后迅速给出结果,过程被完全忽略,这是一个反悬念,如果按照希区柯克那个经典的桌子下面的炸弹来说明的话,这就好比,刚刚给你看到桌子下面有定时炸弹,下一个镜头就切到火车被炸毁的废墟上警察们在勘测现场,对于受过希区柯克式的悬念训练的人们来说,甚至带着调皮的挑战意味:当你已经做好准备按照惯例将信息预设的受害者猜成凶手并打算在展开的情节中一步步逼近你的目的时,答案被直接揭晓,不管你是否猜对了,你都会觉得像被愚弄了一样,因为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让你猜……希区柯克的理论是经典,但经典和俗套往往只有一步之遥,芬奇的叙事效果无疑是成功的——这种成功恰恰建立在人们对希区柯克技巧的熟悉上,虽然那本身是打破思维惯例的,可是现在自己也成了惯例。毫不夸张的说,芬奇完成了一个飞跃。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往的悬念电影中,观众们所关注的问题,也恰恰是主角所关注的问题:凶手是谁?动机如何?而在这部电影中,芬奇却要打破这样的集中,凶手是谁确实很重要,但那是几个角色关心的问题,芬奇用这种反悬念尽力地打破观众对此的关注。而这种显得非常刻意甚至有些强行的剪切,又跟影片一直的平缓显得有些不对,但这并非风格的不统一,而恰恰是通过这种不一致来打破所谓的纪录片假象,真实地传递着芬奇自己的意图:我不让你们跟着凶手跑,你们应该关心的是这些人,这些跟着凶手跑的人。这样就终于涉及到了芬奇的主题,他这样做是想表达什么?这是个很不好回答的问题。我们不如首先看下这部电影中的十二宫杀手。按照一般犯罪片或者悬念片里的方式,要么是将凶手全知全能化,站在幕后,无比强大,但总会在结尾被主角神奇地制服,要么就是将凶手人性化(这个尤其是近些年来的风潮,本来是新玩意,结果也要臭街了),偏写实风格,有些讨巧。芬奇的se7en有些前者的意思,只是凶手最后牛b到将传统的正义一方制服。而按照十二宫案件来看,如果按照前者那样拍,也绝对会很炫的。但芬奇不然,他不仅突破了自己,也没有使用第二种方法的俗套,他所做的,是将凶手去魅,不让他明星化,这点是很重要的,这么多年来传媒的宣传,让十二宫成为了不亚于开膛手杰克这样的神话级人物,首先将那些无良媒体覆盖上去的东西去掉,还原为一个普通人,这是芬奇要做到的,通过前面几次对谋杀过程的冷静描述,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个所谓的神秘杀手,不过是个心理有些变态动作不酷想法也并不天才的家伙而已,光环消失了。但芬奇也丝毫没打算做什么人性化处理,他只是打算去魅,同时这个凶手基本上就不被当“人”看了,只是赛狗中那只诱使狗跑起来的假兔子,芬奇要表现那群奔跑的狗。是的,那群人,他们才是影片想表现的。我本来以为这和棒子拍的《杀人回忆》一样,是一部借案件来展现社会全景式的电影,结果我错了,除了一部和案件有关的"Dirty Harry",影片几乎没有任何跟社会背景相关的内容。对警察局间配合效率低下的讽刺,对新闻媒体过分投入的冷眼,都只是略微提及,故事稍一展开,就按顺序聚焦在大记者、警察和小记者身上,并且通过他们辐射到了所有跟案件相关的人们。这时候,芬奇的野心才暴露出冰山一角,一个悬疑故事,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一个有哲理的悬疑故事,他也早就玩过了,一个折射历史的,似乎也有先例,为什么就不能单纯关怀这个案件本身,为什么不能单纯关心跟案件相关的人们,探查一下,一个案件,到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怎么说得都有点老马丁的味道了,像,但又不全是,因为芬奇所做的,是一项全新的事业。它从头到尾保持着冷静,既没有传统真相大白的解脱,也没有那种"JFK","Rocky"式的“失败者的胜利”那样的感动,那些都有些俗套了,他只是将这些很内敛但有取舍艺术地忠实地告诉你,波澜不惊(注一)至少我看到最后仍然会有一种被打动的感觉,或许是人物的执着,但我更觉得是整部影片一种沉默的力量感。最后给个评价吧,有人说这是芬奇最好的电影,有人说芬奇不愤青了而且背叛了自己,其实,我觉得评说下或许可以,但盖棺还太早了。这部还远远算不上芬奇最好的电影——无论是就他过往作品的质量还是对他将来的期盼来说,而从风格上讲,只能说影像上或许不像过去那么先锋,但骨子里仍然保持芬奇一贯的探索和创新,我个人觉得,这部虽然算不上大师级的杰作,但可以看成是芬奇一次堪称伟大的实验,在主题上的暧昧,使其表达时多少有些模糊,这是它的缺憾,但芬奇却展现了他比过去更纯熟的掌控力——如果说过去的激进张扬是烧开水,那么现在这样内敛平稳更像是烧洗澡水,得不冷不烫,尺度拿捏上要更小心,但又不能中庸,基本上,他做得很到位。与其说他转型了,不如说他根本不给自己定型,在继续探索,有理由去期待芬奇会有更杰出的表现。注释一:整部电影中唯一带有戏剧化味道的情节就是小记者去见线人,地下室惊魂那一段,但我们可以看到,那一段对案件的推进作用是微乎其微的,所以,就整个案件来说,这个情节是无关紧要的,这是为进一步完善小记者的人格形象服务的。有哪些在创意跟惊悚程度上比较高级的恐怖片?喜出望外下两人肯定是一通缠绵,但当武士过完瘾第二天醒来,他睁看眼却看到...这个答案以后可能就不更新了。

i've seen rivers rise我曾见到潮涨潮落她跟白鹿都属于露出额头更好看的那种,不过白鹿面部骨骼感比吴谨言更强,一双杏眼迷人,鼻子高挺小巧,下巴尖而不锋,男装潇洒,女装柔美。and change it, mold it, to their point of view按自己的意志改造它大白兔万大夫,门里门外两张面孔,情趣店里风情万种,进入医疗室瞬间专业范十足的,说的话也都志斩钉截铁,因为医学上不允许存在暧昧地带。很有独立女性的味道。王志文的代表作主要有:《过把瘾》,《黑冰》,《人到四十》,《手机》,《天道》等等。拿王志文饰演的《天道》举例,他在《天道》中饰演的丁元英圆滑,狡诈,沉稳,内敛,深谙世道却也狂放不羁,他在《手机》中饰演的严守一克己却又内心渴望奔放,他在《风声》中饰演的特务长诡诈凶狠却又内心存有一丝温柔,你看王志文的表演,他特别善于表现人物的内心反差,他演绎的人物,都是外表的坏与内心的良共存的,王志文演戏的时候,你常常可以看到这样一种表情:将眼神聚焦在一点,低头向斜下方注视,嘴角微微上扬,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其实他就是希望用这种外表的极致夸张来反衬突显人物的内心一丝温良,就像你在黑暗中突然看到一点亮光,就会感觉世界好像又美好了一点点。他表演的方式,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方法派“表演方式,从某个程度上来说,他是本色出演,他在生活中就是这样一种深谙世道,又不拘泥于繁文缛节的叛逆性格,从他的爱情观和“卖脸论”中都可以看出来。也许很多人会把他和陈道明放在一起比,我觉得把他们放在一起比实在是太合适了,因为这才是“王见王”,但是其实把他们放在一起比其实又那么不合适,因为他们的内在表演方式其实存在很大差异:王志文的表演方式是”方法派“的,是"李氏体系“的产物,他特别善于把自己和人物做一个重合,他就是人物,人物就是他,无比自然。陈道明老师表演方式是”表现派+体验派“,这个是”斯氏体系“的方式,既然说到了陈道明,就多说一点点(详细分析的话,要分析好久,可以另开一贴),他表演的时候只进入人物,却不将自己与人物重合,所以你会看到,陈道明老师的表演往往是一些霸气,外露,张扬且易被感知的人物,甚至他还曾经用一个口罩来遮脸以表现人物性格,这些借助工具,结合角色经历的表演方式都是比较走”外“的,很多时候他已经老练到表演不需要走心了。(没有不敬的意思”),回头看王志文,前面分析过,他每次表演,几乎都是走心的,他调用的情感,几乎可以看出就是他的自身经历,所以才游刃有余。每次你看他表演,是不是都会感觉他给人感觉特别自然,心神合一,信手拈来?对,他不需要拈来,他演的就是他自己。如果非要把陈道明和他比较,那还不如把陈道明和姜文比较,他们才是一个系列的。现在说另一个重点,就是他的台词功力,其实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把他的台词评价放在开头写。也许别的演员我不会有这样的纠结,但是王志文的台词功力,毫不夸张的说,支撑了他演戏的半个灵魂。他是北电毕业的,但是他毕业以后去了中央戏剧学院研究所工作,做演员台词老师,所以他在中戏研究所待的那段经历,给他表演方式上带来了很大改变,老一辈演员张国立,唐国强,张铁林这些人,他们身上都带有很强的戏剧感,同样王志文本人也是,他从事演绎事业以来,一共配了大约有8部左右的影视作品的配音,其中《永不瞑目》的旁白,《黑冰》 的片首独白给人印象最为深刻,他的声音最大的特点就是松弛,松弛,再松弛,我想这点是陈道明所不能及的(对不起了道哥,又拿你做炮灰),他很会用声音做戏,比如说《黑冰》中”一查到底“这四个字,换做没有经验的演员来说,他们基本都会用相当急促的大分贝和节奏来念这四个字,但是你去注意王志文的发音和节奏,他的节奏是缓慢的,四个字的音调起伏是一条平滑的峰形曲线,气息微弱却沉稳,有力,且咬字准确,平静中隐隐透露出的愤怒比直接给的愤怒更加深刻,这是一般演员望尘莫及的一种台词功力,这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王志文成功塑造他的人物形象。PS:以上文字系本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演绎。发现侵权,立即起诉。(个人分享至微博、微信朋友圈、微信好友及微信群注明作者及出处,无需授权)。更多交流可关注微信公号:BehindMovie,(认认真真看电影,写有良知的影评)-|||说说个人的想法。王最大的特点在于能表现出人性中的扭曲和微妙的灰色地带,不做作,不刻意,流露出一种缓慢的、带有停顿的优雅,这种特点和欧洲新浪潮时期发家的男演员的特点很吻合。还有就是台词表现力,对气息的控制精准,稳妥。精准稳妥这几个字说是容易做起来非常难,他的声音和形象重合几乎近似合一,人性的布局似乎他能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来表达,像蜘蛛网一般扣住每个观众。于正的影视作品是不是在挑战观众的底线?

(责编:北京有几支中超足球队)

深度阅读

骑行者袁江磊:这就是非洲 2.非常的不幸,事故很严重,你的身体器官全部都在衰竭,除了你的大脑。医学上还没有宣布脑死亡,不忍失去你的家人希望你能活下来。幸好医学和科技的进步令人叹为观止,除了假胳膊假腿,还有人造心脏、人造肝等等,整套生理系统都能制作了。手术非常成功,医生顺利地把你的大脑装进了这整套的义体中。义体和你原来的身体并不相同,定期还要做些保养,但好处是你发现你比以前跑得更快、跳得更高了。你出门甚至不用带手机了,因为手机直接内置在了左手上,你抬手就可以打电话、刷知乎。【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南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挂牌成立 非常喜欢本片!贴一篇我写的影评吧,我认为此片被低估了,绝对是非常出色的电影,不过因为剧本完全来自格雷史密斯的书,导致在真实性和客观性上有所不足——但奥利弗·斯通极其偏执的《JFK》不一样是经典么!(btw,这是多年前写的东西,有点不够沉稳)潜入无尽的黑色海洋   一直在期待《十二宫》,当然因为喜欢大卫·芬奇。这是一个能从各方面都能满足你的导演:他具有强烈的批判性,能挑逗起你的愤怒,你深藏心底的恐惧和不安, 让你从他那里找到回击现实的话语;他善用隐喻,在精巧的故事外表下总要埋藏着纷繁的象征,指引你在意义的迷宫中巡游;他玩弄技巧,实验性地去创造新奇的镜 头感,但特效在他手里,不是斯皮尔伯格或者彼得?杰克逊那样的趣味玩具,而是能发出巨大噪声和能量的电声吉他;他展现暴力与疯狂,不带一点欣赏或者鼓吹, 只投射去冷冷的审视目光。    这一次,大卫·芬奇让喜欢他的人惊异了。《十二宫》完全不同于他以前的影片。这个关于连环杀手的故事,完全没有惊悚暴力的场景,所有杀戮的镜头都会适时的止步切换。除了临近结尾时杰克?吉伦哈尔在地下室一场戏,你几乎能感到大卫·芬奇在尽力避免让观众进入紧张惊惧的心理状态。影片也没有了大卫·芬奇招牌式 的炫技镜头——你一定对《搏击俱乐部》开头那个从人体内一直拉出来的镜头印象深刻,还有《战栗空间》片头华丽的字幕特效。在《十二宫》里,你一点也看不到 那种在楼房管道里快速推进的镜头,预告片里用CG制作的金门大桥俯视镜头在片中其实只是一闪而过。当时fans都在说这个镜头表现出的特效水准平平,现在 看,显然导演心思不在这里。大卫·芬奇那种主题先行式的意念和象征也不见了,你很难用这个电影套入“导演通过……表现了……”这种句式。可想而知,影片的 故事性也就不会像《七宗罪》、《心理游戏》、《战栗空间》那么紧凑好看。   158分钟!大卫·芬奇用这个连史诗片都未必能达到的片长,拍了一个毫不热闹,毫不深刻的故事。他到底在想什么呢?看到30分钟,你大概就会 感到,导演这次采用的是非常写实或者可以说平实的手法。不要追车,不要枪战,甚至不要与罪犯的斗法,不要主角的机智过人、灵光一闪,所有情节都在缓慢艰难 地向真相迈进,然而真相却似乎总在离你几尺远的地方飘荡。所有演员,小罗伯特·唐尼也好,杰克·吉伦哈尔也好,马克·鲁弗洛也好,非常恪尽职守地完成了表 演,然而没有地方可供他们发挥,没有恐惧没有愤怒没有对抗,只有吉伦哈尔的妻子平静无力望着他的眼神。在这个多线铺陈式的故事里,主角被摒弃了,表演也被 摒弃了。大卫·芬奇在想什么呢?    我想到了另一个曾以风格著称的大卫,大卫·柯南伯格。2005年,他的《暴力史》也是大异往昔之作。也是放弃了一贯张扬凶猛的另类手法,用非常写实的成熟 手法来讲述故事,也是尽力克制在影片中彰显自己的主观情绪和主观思想。没错,刻意的克制,这正是大卫·芬奇在《十二宫》里所作的。虽然影片里仍然包含着大卫·芬奇对体制的批判,比如影片用了很大篇幅来表述破案过程中,各个警察机构是何等的无法合作,各行其是。也仍然有对生活中无处不在的黑暗气息的描述,包 括吉伦哈尔平淡乏味的家庭,小罗伯特·唐尼宿醉难醒的人生,马克·鲁弗洛屡屡被粗暴打断的睡眠。但更重要的,我感到是大卫·芬奇对这个案子本身深深的迷恋,他想展示自己对这一事件的理解,甚至是重建历史的努力——就好像奥利弗·斯通在《刺杀肯尼迪》里所做的一样。当然,奥利弗?斯通在“JFK”里塞进了 太多慷慨激昂的口号和漂亮的思想,多少有点令人厌烦。    “十二宫”是美国历史上最离奇最复杂的悬而未决的案件,就好比是英国的开膛手杰克。网上一直有专门的网站讨论分析,试图破解真相。它本身就像一块巨大的磁 石,拥有强大的吸引力。大卫?芬奇大概深知,加入华丽的技巧,加强故事性,真实就会随之变形。然而说到底,真实是什么呢?芬奇不过是严格依照原作者格雷史 密斯,也就是影片中吉伦哈尔扮演的漫画家的观点来讲述故事。换句话说,大卫·芬奇最多忠实于了格雷史密斯的真实。很多对这个案子感兴趣的人都指出,影片有 不少与事实不符的地方,比如受害者达琳的妹妹在监狱里说出的名字不是“阿瑟?利?艾伦”的“利”而是“凯恩”;结尾处见过“十二宫”的男人实际并没有那么 肯定地指认阿瑟·利·艾伦的照片等等。所以,进一步说来,大卫·芬奇大概想要的只是《十二宫》的黑暗底色,是这个故事背景中,恐惧不安的七十年代(其实影 片还是运用了不少特技,复原当年的旧金山景象);是影片中所有试图寻找真相的人绝望的努力——就算吉伦哈尔找到的是真正的凶手,他也只能望着对他说“我能 帮你什么忙么?”的恶魔,说句“不需要”然后静静离开。生活可能就是我们的“十二宫杀手”,你知道一切都没有结局,没有希望,但你仍然疯狂地想拼起所有碎片,呈现所谓完美的真实。    如果说,《七宗罪》和《搏击俱乐部》所展现的,是生活的海洋中泛起的黑色大浪,那么在《十二宫》中,大卫·芬奇则带你潜入了深深的黑色海洋。这里没有空气和阳光,只有无处不在的恐惧、黑暗、绝望与混乱,因为身边一无所依,你也就根本无处躲藏。|||直接上一篇我六年前写的评论(好一盆洗澡水!——说说《十二宫》 (十二宫 影评))好一盆洗澡水!《午夜场》上早早就登出了《十二宫》的影评,但是等到看完影片,我才抓来翻翻,提到《法国贩毒网》算是想到一块去了,因为这部《十二宫》实在太独特了,我想了半天,才觉得恐怕就《法国贩毒网》的味道与之最为类似。但是,也只是感觉类似,认真追究一下的话,《十二宫》的特质真的是独一无二的。最值得说的是它的去戏剧性。想起《法国贩毒网》很多人都会第一时间想到纪录片风格,确实,那部电影的超写实风格给人这样的感觉,那么《十二宫》也能说成是纪录片风格吗?我觉得不然,因为,从头至尾,尽管它表达上非常的简省和朴素,但是和纪录片所努力要做到的让观察者消失的感觉不一样,《十二宫》的效果恰恰是因为太强调一种冷静,而越发让你感觉到观察者的存在,连观察的角度都是严格限定好的。在这部电影中,我们习惯的芬奇式长镜头那形同鬼魅般的游移看不到了,在"Panic Room"中那个对房子全景式的描述是相当令人拍案叫绝的,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中景和全景,几乎没有特写和很绚丽的长镜头跟镜,而且给你的感觉是,他就始终压在那里不动。以湖边双杀桥段为例,最平常的谈话,突然被一个逐渐走过来的杀手打破沉寂,对杀手的推进,给的机位几乎没有变,就是受害者视角,在谈话同时的几个平稳的切换中,可以看见凶手按正常步速走过来,然后亮出手枪——这简直不像一部描述悬案的电影中的凶杀场面,就像描绘一次上街购物一样平常,到后来双方对峙的时候,仍然是中景和近景的切换,平缓得不得了若不是对话里天然的紧张感甚至显得有些冗长,到凶手开始动刀都没有一点点变化。如果是一般警匪片怎么拍?肯定是不停地在受害人和凶手间做快速切换,当凶手制服了两人,开始行凶的时候,有可能就是希区柯克式的举在半空的刀--受害者惊恐的脸的特写--手臂挥舞的动作--飞溅的血(视分级考虑是否保留)--受害者乱晃的四肢……具体方式或许不同,但用快速切换来营造紧张感是几乎不会少的。如果是纪录片式的拍摄法,怎么拍?虽然纪录片也喜欢用定机位,也喜欢镜头保持不动,但对于这种场面,更可能的方式是手提,晃动,也许切得可能不会太多,但高速运动中那种真实或者仿真的模糊感,还是让你感觉到紧张,比如《伯恩的霸权》。可是,无论哪种拍摄法,虽然制造的紧张和刺激都要比《十二宫》强大得多,但在《十二宫》这样又迟缓又冷静的镜头里,看着两个人似乎有点希望但很快被扑灭所有希望无助地被害时,那种真实的绝望感是其他拍摄法无法比肩的。我想这才是芬奇这样“压抑”镜头欲的原因吧。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他只是最大限度地将叙事技巧中主观加入的戏剧化去掉,凸现出事件本身,从手法上来看,并不能说是纪录片式的。从叙事方式上来看,这种去戏剧化就更加明显了,最大体现在避实就虚上。每当遇到一个值得去大书特书的情节时,芬奇总是很令人觉得意外地一笔带过,之前做的铺垫越多,就越是草草一笔了事。比如解开十二宫密码的时候,那个历史老师的解谜过程忽略不提,只是在她刚打算介入的时候提一下,然后迅速在传媒上宣布解谜成功。这个还算小的,《午夜场》上提到的那两处更为典型,老记者去会见线人,还有受害者母女(洋人名字记起来总是很麻烦,相信看过电影的都知道我说的是谁,大家见谅啦)逃脱魔爪,这两处极具戏剧性的场面,都仅仅在开头后迅速给出结果,过程被完全忽略,这是一个反悬念,如果按照希区柯克那个经典的桌子下面的炸弹来说明的话,这就好比,刚刚给你看到桌子下面有定时炸弹,下一个镜头就切到火车被炸毁的废墟上警察们在勘测现场,对于受过希区柯克式的悬念训练的人们来说,甚至带着调皮的挑战意味:当你已经做好准备按照惯例将信息预设的受害者猜成凶手并打算在展开的情节中一步步逼近你的目的时,答案被直接揭晓,不管你是否猜对了,你都会觉得像被愚弄了一样,因为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让你猜……希区柯克的理论是经典,但经典和俗套往往只有一步之遥,芬奇的叙事效果无疑是成功的——这种成功恰恰建立在人们对希区柯克技巧的熟悉上,虽然那本身是打破思维惯例的,可是现在自己也成了惯例。毫不夸张的说,芬奇完成了一个飞跃。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往的悬念电影中,观众们所关注的问题,也恰恰是主角所关注的问题:凶手是谁?动机如何?而在这部电影中,芬奇却要打破这样的集中,凶手是谁确实很重要,但那是几个角色关心的问题,芬奇用这种反悬念尽力地打破观众对此的关注。而这种显得非常刻意甚至有些强行的剪切,又跟影片一直的平缓显得有些不对,但这并非风格的不统一,而恰恰是通过这种不一致来打破所谓的纪录片假象,真实地传递着芬奇自己的意图:我不让你们跟着凶手跑,你们应该关心的是这些人,这些跟着凶手跑的人。这样就终于涉及到了芬奇的主题,他这样做是想表达什么?这是个很不好回答的问题。我们不如首先看下这部电影中的十二宫杀手。按照一般犯罪片或者悬念片里的方式,要么是将凶手全知全能化,站在幕后,无比强大,但总会在结尾被主角神奇地制服,要么就是将凶手人性化(这个尤其是近些年来的风潮,本来是新玩意,结果也要臭街了),偏写实风格,有些讨巧。芬奇的se7en有些前者的意思,只是凶手最后牛b到将传统的正义一方制服。而按照十二宫案件来看,如果按照前者那样拍,也绝对会很炫的。但芬奇不然,他不仅突破了自己,也没有使用第二种方法的俗套,他所做的,是将凶手去魅,不让他明星化,这点是很重要的,这么多年来传媒的宣传,让十二宫成为了不亚于开膛手杰克这样的神话级人物,首先将那些无良媒体覆盖上去的东西去掉,还原为一个普通人,这是芬奇要做到的,通过前面几次对谋杀过程的冷静描述,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个所谓的神秘杀手,不过是个心理有些变态动作不酷想法也并不天才的家伙而已,光环消失了。但芬奇也丝毫没打算做什么人性化处理,他只是打算去魅,同时这个凶手基本上就不被当“人”看了,只是赛狗中那只诱使狗跑起来的假兔子,芬奇要表现那群奔跑的狗。是的,那群人,他们才是影片想表现的。我本来以为这和棒子拍的《杀人回忆》一样,是一部借案件来展现社会全景式的电影,结果我错了,除了一部和案件有关的"Dirty Harry",影片几乎没有任何跟社会背景相关的内容。对警察局间配合效率低下的讽刺,对新闻媒体过分投入的冷眼,都只是略微提及,故事稍一展开,就按顺序聚焦在大记者、警察和小记者身上,并且通过他们辐射到了所有跟案件相关的人们。这时候,芬奇的野心才暴露出冰山一角,一个悬疑故事,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一个有哲理的悬疑故事,他也早就玩过了,一个折射历史的,似乎也有先例,为什么就不能单纯关怀这个案件本身,为什么不能单纯关心跟案件相关的人们,探查一下,一个案件,到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怎么说得都有点老马丁的味道了,像,但又不全是,因为芬奇所做的,是一项全新的事业。它从头到尾保持着冷静,既没有传统真相大白的解脱,也没有那种"JFK","Rocky"式的“失败者的胜利”那样的感动,那些都有些俗套了,他只是将这些很内敛但有取舍艺术地忠实地告诉你,波澜不惊(注一)至少我看到最后仍然会有一种被打动的感觉,或许是人物的执着,但我更觉得是整部影片一种沉默的力量感。最后给个评价吧,有人说这是芬奇最好的电影,有人说芬奇不愤青了而且背叛了自己,其实,我觉得评说下或许可以,但盖棺还太早了。这部还远远算不上芬奇最好的电影——无论是就他过往作品的质量还是对他将来的期盼来说,而从风格上讲,只能说影像上或许不像过去那么先锋,但骨子里仍然保持芬奇一贯的探索和创新,我个人觉得,这部虽然算不上大师级的杰作,但可以看成是芬奇一次堪称伟大的实验,在主题上的暧昧,使其表达时多少有些模糊,这是它的缺憾,但芬奇却展现了他比过去更纯熟的掌控力——如果说过去的激进张扬是烧开水,那么现在这样内敛平稳更像是烧洗澡水,得不冷不烫,尺度拿捏上要更小心,但又不能中庸,基本上,他做得很到位。与其说他转型了,不如说他根本不给自己定型,在继续探索,有理由去期待芬奇会有更杰出的表现。注释一:整部电影中唯一带有戏剧化味道的情节就是小记者去见线人,地下室惊魂那一段,但我们可以看到,那一段对案件的推进作用是微乎其微的,所以,就整个案件来说,这个情节是无关紧要的,这是为进一步完善小记者的人格形象服务的。有哪些在创意跟惊悚程度上比较高级的恐怖片? 【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关注北京有几支中超足球队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北京有几支中超足球队网

地方领导留言板